铁甲依然在,为卿白发兮缓缓歌。
头像@河自流,混乱中立。
墙头多,杂食向,主正剧。
冷逆体质,tag拓荒者,坑。
1v1&修罗场&群像粮食向√,不太吃all向。
圈地自萌,不科普。
唯一雷点:男神×你。
填词长期接新,欢迎点梗安利。

[faker×乐芙兰]君问归期

私设如山,不喜慎入,欢迎捉虫。

我的爱人一去不返,
可我的爱将还给我。
我生活过的一去不返,
可我的生命已还给我。

——《我的爱人一去不返》

太过漫长的假期,点开商城。

她终于穿上了冠军华服,如他曾许诺她的一切。她踏月而来,如世上最美艳的待嫁新娘,耀眼胜过一切星辰。

“s8冠军中单英雄乐芙兰,应召唤而来。”

“lck赛区skt t1 faker,中单。”

他快速敲击着键盘,疼痛不断划破他精疲力竭的双手,看不见的鲜血流淌其上。乐芙兰感觉到,似曾熟悉的节奏,可又不一样。

“很快,却是无意义的音节。”他这样沉着冷定,但她的男孩是那样高傲又肆意。那风一样的旋律,是与天地共舞的音符。岂止是速度,更是一种傲然。或许你会比他更强,但只有他,能够诠释什么叫做王座上的人。

他是我所需要的一切,即使他永远,永远不会归来。

但乐芙兰还是夸奖道:“你算得上我的召唤师里最厉害的那一类。”

“那一类?谢谢。”

“我以前遇到过一个特别厉害的孩子……别人比他都是不如的。嗯,记不清了,太久远的事,后来就再没见过。”

那一天我遇见了我的命运。

狂风摧折层林,席卷一切,却将她轻轻托起。

那时她还没有成为“黑玫瑰”,战斗时如一个坐在秋千上玩耍的小女孩,开心的喊道:“快一点,再高一点。”而他不是身后推着秋千的人,他是风本身,托起她轻而易举,任何人与他相比都显得那样慢、那么笨拙,她在一整个春天眼中都看不到任何人,那时她不像后来,渡过了漫长的无人问津的岁月。那时她美艳逼人,每天有无数的人召唤她。

可只有握着他的手才能明白,如果你遇到了他,那么任何人都会黯然失色。其他人仿若木偶,而提线在他的手里。

“……我与他相比,如何?”

“他更厉害,他是最厉害的。他生了我的气,因为一次错失冠军。但实际上,他并不是那种受挫就会消沉的人。我们第一天相逢,他就指给我看他的王座,他说那是属于他的,也终究会是我的。”

说着说着她看到faker的脸色越来越沉,便讪讪收了口:“或许是我记错了,根本没有这样一个人存在过,想想也是不可能的吧,天底下没有这样的人。或许那时的我还年轻,把所有交手过的召唤师最强的模样揉在了一起,凭空造出了这个人。而现在我老了,记忆和幻觉,在我的脑海里已经难舍难分。”

“他食言了。”

“不,只是这一天还未到罢了。”

“你觉得能等到?”

“一定能的。”她语气那么骄傲,似乎怀疑男孩的能力是一件太过荒唐又失礼的事。

“还能认出他吗?”

“其实你很像他,但是你的手太暖啦。”她曾常紧握他的手,所以她确信自己能感知到他的温度。他的手,那是为绝世名刃而生的一双手,温冷又极稳。只有一次,她感受到他的颤抖,他的手心湿润,都是汗水。乐芙兰并没有感受到他的汗水,她只是恍觉,他的心在流血,疼痛令他们两个都慌乱了起来。

“唉,有太多召唤师召唤我啦。不过,我虽然不记得他的样子、不记得他的名字、不记得他的声音。但是我记得他双手的温度、记得他敲击键盘的声音、记得他轻笑时嘴角上扬的弧度。还有,再次相见之时,定是夺取冠军之日。这就很好辨认了。”

“你已经有冠军了。”

“是啊,我最近真是太开心了。这是我的第一个冠军。但我还是要等他的。”她坐在他曾指给她看的王座上,只有欢笑和荣耀,落下的泪就如水消融在水中。

风将他的王座指给我看,随后消散。

我曾经无比渴望那个王座,可如今,我只想问,这是何处?

这是我终于踏上的顶峰,可我为什么要踏上,他很久以前就已离去的地方?

“如果他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呢?”

“那我会把这一切都忘记吧。我现在已然遗忘很多了,但总还是会和你们这些人讲,讲从前的事。”

未竟的往昔,昨日的荣耀,破碎的勋章,蒙尘的王座。

抑或,这仅仅是一个,被我存放了几千年的故事。它不曾有一刻,化作真实。

那时她是初生的玫瑰,娇嫩又锋利。讨好她的人如山海积,金银、锦缎、还有才貌凛然。她挑剔地拨弄着,不时发出刺耳又婉转的嗤笑声,就在这时,他出现了,于万人之中,独行千里。他一无所有,他只有敌人的鲜血,来浇灌她,浴血而生的玫瑰,开出世上无可与之相媲美的颜色。

她爱上他,是在血流成河的那一刻,抑或是在之后战无不胜的数年间。

她的手在他的手里,是他先放开了。

他败了,于是这世上,不再有不灭的歌谣,鲜血催生的玫瑰在烈火中消亡。

“我认识他。”faker淡淡开口道。

乐芙兰的链子微微颤动,笑道:

“是啊,他肯定是存在过的。我可还记得他离开的话。”

“这个版本你太弱了,乐芙兰。”

“况且你最强的时候,也令我失掉了冠军。”

没有一句道别,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他。

“很过分的人吧,从来不留半点情面。可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我还爱着他,真是没有任何道理。”

他自我崇拜,他是她美丽的受害者。

那冠军锦缎上折射的光影中,她能看到她的男孩,被光打碎的模样。

“他不会再回来了。”屏幕前的人说道,声音像淬了冰一样寒冷。

“那我也要继续战斗,覆盖了一切回忆的新的战斗,梦和死亡的交替不歇,他是我不能遗忘也不能记起的角落。”

他的存在如此耀眼而被遗忘,是出鞘一瞬黯淡了月光的锋刃。

“我们的世界,有一样东西叫时间。”

“是很厉害的吗?比他还要厉害吗?”

“足以粉碎你的少年,去时光里找他吧,我把他的一切都留在那里了。”说着faker鼠标移到了退出键上。

“等一等啊。”乐芙兰喊道,“我还有很多话……要和他说……”

……可等了太久,已记不清当初要说的话了。如火柴划过夜的磷面,如飞蓬飘零不知何所终。

“梦的唯一出路,是醒来。”屏幕前的人低声道。

“你已经醒了吗?”乐芙兰反问道。

他望着他点亮的世界越来越暗,道:“我不做梦。”

“那我宁愿怀抱我古老的梦沉睡,终有一日,他会唤我醒来。”乐芙兰也回道。

他没有回答,退出了游戏。


“对不起,我会带他回来。”

到时,黑玫瑰将会再次绽放!

end.

评论 ( 7 )
热度 ( 44 )

© 北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