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甲依然在,为卿白发兮缓缓歌。
头像@河自流,混乱中立。
墙头多,杂食向,主正剧。
冷逆体质,tag拓荒者,坑。
1v1&修罗场&群像粮食向√,不太吃all向。
圈地自萌,不科普。
唯一雷点:男神×你。
填词长期接新,欢迎点梗安利。

【铁盾/冬盾】多情甜心你别跑(二)

bug修复版。(๑•̀ㅂ•́)و✧

碧若清荷:

天雷狗血玛丽苏


三观有问题,真的有问题,慎入!!!


撕的一律拉黑


和我们家 @北離 的联文


 


 


白壁金瓦,巍峨华丽——这是Stark家族的宴客室。


一场奢侈至极的晚宴正在这里进行。来自美国社会各界的上层名流们衣冠楚楚,即使是下一秒就要置对方于死地的对头,这一刻也会相视一笑举杯示意。那些优雅又可爱的夫人小姐们穿着最新款式的礼服,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儿一样,连空气都被这批漂亮女士的体香包围了。


当然,这个名流云集的宴会里,最吸引人的还是一身银灰色礼服的男人。


他看起来很年轻,及耳的栗色头发柔顺极了。他有一双迷人的灰蓝色眼睛,冷冽中透着些微的温柔——这是小姑娘们最喜欢的类型。


他现在正端着酒杯,和宴会的主人——Tony.Stark交谈着。


“说实话我没有想到,Barnes少将会亲自前来。”Tony仔细打量着这个横空出世的新贵,语气难得的上了心。


Bucky.Barnes,Barnes家族遗落的小少爷,如今美利坚最年轻的少将。Tony对这种军部的狗腿子一直没什么兴趣,但他不久前刚刚捡到一只小甜心。


他的小甜心——那个金发蓝眼,皮肤极其白净的年轻人,在布鲁克林的酒馆,无辜地问他:“你认识Bucky吗?”


那模样真是可爱极了,Tony是个风月场上浪迹惯了的花花公子,竟然觉得有些怜惜。


不过更想的是把他按在床上狠狠操一顿。


这个年轻人,一个男人,还是十分挺拔的那一种。和他沉迷的波涛汹涌没有任何相似,他对他起了怜惜,当然不可能归结为该死的恋母情节。


他只是觉得这个人有趣极了。又有趣,又正直,却出现在最肮脏的酒馆里。他没有任何自保的意识,就那么乖顺地跟他上了车。


Tony把他带回了酒店,然后他们喝酒,做爱。他在床上青涩极了,但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迷人。只有一点,他情难自抑下喊出的名字,依然是“Bucky。”


哦,该死的Bucky。


“Bucky是谁?”Tony逼问着Steve——青年叫Steve,一个听起来很普通的名字。


Steve躺在床上,两只腿被拨开,形成一个屈辱的姿势。他的身体被另一个人死死控制着,始终得不到发泄的欲望看起来可怜极了。


而那个掌控着他的人,还在恶劣地问“Bucky是谁?”


“Bucky——就是Bucky——”Steve的声音颤抖着,他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眼睛里包了一框水,整个身子都在打着哆嗦。


Tony轻笑一声,依然恶劣地作弄着他。直到把人弄得受不住昏过去,他才躺倒Steve面前,伸出舌头舔了舔青年脸上的泪痕。


——咸的,并没有什么特别。


Tony是个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来布鲁克林也只是为了寻找刺激。本来打算玩一晚上就把人送回去,但他突然舍不得了。


——看在他在床上哭得很好看的份上吧。Tony给自己找了个借口。


 


 


Steve醒来的时候,Tony的私人飞机已经即将降落。


“宝贝儿,你醒的可真是时候。”Tony把他揉在怀里,给了他一个亲吻。


“这是哪里?”Steve问。一双蓝色的眼睛小猫一样看着他。


“有没有人说过,你最好不要露出这幅表情?”Tony的手不知何时已经探进了Steve的领口,“尤其是在男人面前,他们可没一个好东西。”他恶劣地笑,“会把你欺负哭的。”


“你也一样吗?”Steve问他。


“我?当然。”Tony似乎听到了很有趣的话,“我的话,就不止把你欺负哭那么简单了。”


Steve低下了头,似乎在想些什么。他终于抬眼:“你会带我去找Bucky吗?”


“Bucky是谁?”Tony再次重复了这个问题,昨天晚上他并没有在神志不清的Steve那里得到解答。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Steve想了想,“我的朋友,我的兄弟。”


“还是你的男人吧。”Tony接了一句。


“你怎么会这么想?”Steve被他这句话惹生气了,“怎么可能?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的,我们只是最好的兄弟。”


“一个好兄弟就让你念念不忘?”Tony摇摇头,“小朋友,教你一件事:我们大人可不会说什么兄弟,我们只想上床。”


“那你会帮我找到Bucky吗?”Steve说,“我们走丢了。”


“当然,宝贝儿,没有人舍得拒绝你的要求。”Tony亲了亲他白净的脸颊,“我当然会帮你找到Bucky。”


——找到他,然后当着你“兄弟”的面操哭你。


真是件有趣的事呢。Tony舔了舔嘴唇。


 


 


Bucky打量着Tony,Tony也在同时打量着他。


显赫的家世,无量的前途,俊逸的形象——这个年轻的少将确实有让甜心念念不忘的本事。Tony举了举杯:“希望Barnes少将玩得开心。”


年轻的少将对他回了回酒杯:“多谢Stark先生的款待。”


他来这里,当然是有原因的。


Tony.Stark,一个典型的富二代,纨绔子弟,花花公子。他的女人就跟他的钱一样数不胜数,但这样一个人,竟然收了心。


据说他去了一趟布鲁克林,带回了一个人——一个美人儿。没有人见过他,没有人知道他有多美,但能让Tony.Stark从此离开欢场,金屋藏娇只为一人,绝对不是个寻常人物。


这些风月场上的事和Bucky没有关系。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个表面多情的年轻少将绝对是面热心冷的代表,他对每个人都温柔体贴,但绝对不会对任何一个人上心。


他是Barnes家族的幼子,自小流落在外,后来虽然被找了回去,但丢掉了一段记忆。


但当他听到布鲁克林这个地名时,一向冰封的心突然裂了一个口子——他感受到了疼痛。


真可笑,被戏称为“冬日士兵”的人竟然也会感到疼痛。Bucky决定来看一眼这个神秘的美人儿,这或许和自己的过去有关。


他当然不在乎一段失去的记忆,他只是讨厌这种感觉。


——一种被蒙在鼓里,始终无法自我掌控的感觉。这种感觉真是讨厌极了。


 


 


Steve躺在床上。


这是一张床,一张占据了整个房间的大床。


Tony把他带回了Stark家族的老宅——一座金碧辉煌的笼子。他被安置在这张床上,除了方便之外的所有活动都在这张床上完成。


这里没有日夜,没有时间。只有疯狂的做爱。Tony每天都会来,他们飞快地滚在一起,彼此亲吻抚摸——他甚至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


他依然会问Tony:“你帮我找到Bucky了吗?”每次对方都会说:“快了。”然后拉着他进入新一轮的极乐。


他一直等着,他相信Bucky一定会来。


他们是从小到大的兄弟,他们彼此拥抱着度过了最艰难的日子。他们像是相互依存的两棵藤蔓,谁离了谁最后都只有死路一条。


“你一定要快一点呀。”Steve小声说。他最近开始害怕——他竟然开始沉迷和Tony在一起的日子,这让他生出一种背叛的愧疚。


这种愧疚当然不是因为和Tony上床——这只是正常的需求,和内心没有一点关系。但当他开始沉迷,开始沦陷,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Steve在沉睡,Tony折腾得很了,他有些疲惫。


他迷迷糊糊感到房间里进来了一个人,并没有太多在意——除了Tony,没有人进得了这间屋子。他甚至伸出了手,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然后他醒了。


“Bucky?”他惊喜地喊,随即整个人扑过去,埋在对方怀里,“我终于等到你了。”


——这是Bucky,一个穿着银灰色礼服的Bucky。这样装束的Bucky让他陌生,但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却是极其熟悉的。


然而Steve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的回应。那个和Bucky长得一模一样的年轻人说:“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Steve啊。


Steve有点焦急,又有点难过。他终于等到了Bucky,但对方好像并不认识他。


“我是Steve。”他这样说,声音里有些委屈。


这个名字似乎有着一种神奇的魔力,Bucky的心口又开始疼痛——这种疼痛是前所未有的强烈。他不自觉地皱了皱眉:这个Steve,就是一切的源头了。


“我们以前是什么关系?”他这样问。


“我们是最好的兄弟。”Steve说。


Bucky摇摇头:不是的,一定不是这样的。


他们不可能是兄弟。兄弟绝对不会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分明是——


——恋人。


是那种一往情深至死不渝的恋人。


Bucky为曾经自己的一段情感到稀奇,他看了看Steve:“跟我走。”


Steve却突然露出了犹豫的表情。


“不愿意吗?”Bucky问。他为Steve的犹豫感到愤怒。真奇怪呀,明明没有相关的记忆,这个人一点点细微的表情却能死死牵动他的心。


“不……不是……”


“那就跟我走。”Bucky利落地把他抱起来,不自觉地往怀里紧了紧。看起来挺拔匀称的年轻人抱在怀里竟然出乎意料地轻。


——“甜心,我来看你了。”Tony的声音传过来。


这座宅子真正的主人端了杯红酒推开门,有些有趣地挑了挑眉毛。


——“真巧,Barnes少将也在啊。”


TBC


下一章请去催 @北離 

评论
热度 ( 90 )

© 北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