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甲依然在,为卿白发兮缓缓歌。
头像@河自流,混乱中立。
墙头多,杂食向,主正剧。
冷逆体质,tag拓荒者,坑。
1v1&修罗场&群像粮食向√,不太吃all向。
圈地自萌,不科普。
唯一雷点:男神×你。
填词长期接新,欢迎点梗安利。

【杰欧】荒芜了红(二)

片段向。

与真人无关,勿上升。

不喜慎入,私设如山,欢迎捉虫。

 

We’re meant to lose the people we love.

How else would we know how important they are to us?

 

She taught me what it meant to miss somebody.

 ——《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

 

2017年7月12日伦敦

Star Sixes 开幕战前夕

两个曾经同俱乐部的英格兰名宿分在一个套间。虽然Intercontiental London – The O2这个不算顶级的酒店今晚住满了各国身家上亿的名宿们,躺在床上Gerrard仍想不通自己为何鬼使神差答应了主办方的住宿安排。他们在球员时代未曾做过室友,如今却恰是频频相逢。不想入睡,至少不想和 Owen在一间房里时睡着。自尊和骄傲强撑着眼皮,冰冷的空气中浮动着曾经熟悉的气息,恍若二十年前。

“为什么想去皇马呢?”他在心中问过太多次了,自己也未尝不知答案。但离别之际,总有些话随着情感涌到嘴边,难以自抑。


“Stevie不想吗?” Owen反问道。他的笑容一如既往,从中难以窥见一分对未来的喜悦憧憬抑或离别的悲伤。


Owen的从容安抚了 Gerrard激烈翻涌的内心,在即将离别的时候,他渴望抓住些什么。 Owen的眼神诉说着一切如常,一切都不会改变,而他的心也被蒙骗着安定下来。“或许有人会说是嫉妒,有人会说是没资格,但是,我不想的。” Gerrard凝视着 Owen,面对 Owen时他总是格外拘谨,像在躲避着自己。可那夜他直视着 Owen,用一双月夜下湖面般静默的双眸,“现在的一切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Liverpool是最好的,Michael是最好的,只有安菲尔德的 Gerrard是最好的Steven Gerrard。”


“你还未见过整个世界。”


“到那时我的想法也不会有丝毫改变。” Gerrard坚持道。Owen点点头,微笑,礼貌到敷衍的认同,如同拿颗糖果安抚想要手摘星辰的孩童。Gerrard焦急想要证明这并非孩子的戏言,而是一生的坚守。可他那时还太年轻,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少年在二十几岁时定下的人生。可他仍徒劳而不服输地解释道:“今天已经很快乐了,我没有什么其他贪求的。对胜利和奖杯的种种渴望,只有与Liverpool一起才是有意义的。”


“我已经二十五岁了,我不想把一生都停留在这里。”


“我知道的。我为你高兴,真的,我知道你一直想要去那里。” Gerrard笑起来,他笑得太开心以致眼中翻起了泪花,但他犹自笑着。“我追不上你,没有人能追上你,Michael。你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去那里证明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吧。让所有质疑你的人把嘴都闭上。”


“安菲尔德永远是我的家,我的第二故乡。你知道一切都不会改变的,Stevie。”


“一切都会变的。”Gerrard扁嘴道,但他立刻信誓旦旦的补充说:“但我不会,绝不。你会回来的吧。”


“会的,我一定会回来的。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但我肯定会回来的。”


“混蛋,不要让我等太久啊。” Gerrard作势撞了一下 Owen的肩膀,笑意仍强撑不住的垮下来,无论如何安慰自己, Owen即将离开这个残忍的事实都令他痛彻心扉,“万一我七老八十了你还不回来怎么办?”


“那就别等了。”


“不!那我就继续等。等我气喘吁吁跑不动了,头发都白了,传球都找不准位置,射门都打不出力气,还赖着不肯走。到时候我就抱着主席的大腿说‘我不退役我不转会,Michael还没回来呢!’” Gerrard语调夸张的笑道。


本来伤感的情绪和阴霾都一扫而空,两个人捧着肚子笑弯了腰。


 

那时他们青春年少,未来美得无与伦比。Gerrard的执着信念还未经风霜摧折,在骨血里刻下痛不欲生的苦难。噩梦只属于别人的夜晚,而他睡得死沉,第二天非要Owen拧着耳朵拉他起来。Owen还不知疲倦地奔跑着,肆意挥洒青春。一直认为有更美丽的未来在前方等待着他。他还不知道在即将到来的岁月中将与冰冷的板凳和反复的病痛朝夕相伴,他那时甚至找不准替补席的方位。


 

他平静的睁开双眼,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司空见惯的梦境,回环往复早已成为生命中最平常的一部分。那些过往或者说梦境早在他脑中模糊成一片,分不清是虚幻还是真实存在过。真假也并不重要,他像习惯每日的睡眠一样习惯了一切支离破碎前的那些梦境。长久以来,热情和眼泪早消磨殆尽,最后只如同冷眼旁观着别人的生命。

在多年后两人互不来往的日子里, Gerrard在深夜一次次的惊醒,眼中没有光亮也没有泪水,只有冷汗打湿床单枕套。时间会黯淡所有锋利的仇恨和痛苦,却带不走他记忆中执拗的少年时光。他早就不爱 Owen也不恨他,但是他亦不愿再与他来往。因着那些过往在当日太过美好,而在日后太过难堪。

tbc.

评论
热度 ( 14 )

© 北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