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甲依然在,为卿白发兮缓缓歌。
头像@河自流,混乱中立。
墙头多,杂食向,主正剧。
冷逆体质,tag拓荒者,坑。
1v1&修罗场&群像粮食向√,不太吃all向。
圈地自萌,不科普。
唯一雷点:男神×你。
填词长期接新,欢迎点梗安利。

[尤文图斯×皮耶罗]forza juve

私设如山,不喜慎入,欢迎捉虫。
俱乐部拟人。
有非现实情节。

采访:用一个词形容Juventus。
delpiero:love。

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是我等待多年的人。
在你见到我之前我已经爱上你很多年了。

他牵着他的手,他那时还小,腼腆又羞涩。
他带着他历览荣誉室和那些蜿蜒的长廊,他为他介绍他过去的辉煌,那些经典的瞬间,那些胜利与冠军。
那正是Juventus的冰河时代,过去的辉煌有些久远而模糊,带这个他所看重的孩子来到这里,像是旁观一场往昔的巨大梦境。对比现实处境的艰难,他没有把握这会激励alex还是引他忧伤。
而少年的反应单纯,他睁大琥珀色的双眸,伸手去描摹奖杯的轮廓,去轻触那些旧照片。眼中是再清晰不过的渴慕与艳羡。
Juventus拉过少年的手:“有一天你会成为最耀眼的那颗星辰,这里的一切都不能与之相比。”
少年眼中是难以言喻的震惊和喜悦,他有些手足无措的嗫嚅道:“您拥有太辉煌的历史了,这一切都难以企及。但我会倾尽所有去为您赢得冠军。”

遥远的东方,东京国立竞技场,他的少年,他的金童,他的进球和他带给他的胜利。
那颗最耀眼的星辰沿着他为他预设的轨迹冉冉升起,他在都灵通过巨大的转播荧幕看着这一切,周身是狂欢的人群,呼喊、奔跑、嘶哑的吼声和四溅的香槟。Juventus又回来了,因为他的少年做到了一切。
当delpiero滑跪在场上,精疲力竭却无比狂喜,Juventus看到被队友拥簇着的少年,在说着:“forza juve”。百年一瞬,这一刻他体会到漫长岁月中从未有过的令人疯狂的思念,想要见面的冲动让他第一次觉得他的都灵城仿若一个巨大的牢笼。
他骄傲的少年。
他是任性的,或许人们早已忘记他年轻时的模样,而只看到他如今的沧桑。
他却记得,那个归来的晚上,那时他们拥有一切,各条战线的冠军,摧枯拉朽的胜利。他看着少年在整个会场中穿梭,像风中的精灵翩然起舞,却早把优雅抛之脑后。一桶桶水泼洒到每一件西装和球衣上,从董事会到青训的孩子们,都无奈的接受他的捉弄。
那时他有任性的资本,他有权做任何事。
他记得少年在玩累了之后,又接了满满一桶水,递给他。如同他进球后大喊“forza juve”,他把取得的一切荣誉献给他,同时也在炫耀和邀功请赏。那是少年最直率的迷恋。
“我早不是你这般胡闹的年纪。”Juventus接过沉甸甸的水桶,放到一旁,少年的眼眸却眯了起来,里面纯粹的快乐变得危险,alex强行按住他的双手,举起一桶水倾覆而落,他的少年在欢庆中第一次变成了落汤鸡。
他是那样高傲又任性啊,不肯留在场上将球衣送给球迷,不肯加入狂欢的人群,捉弄别人却拒绝淋湿自己。
可他的少年就那样湿淋淋的凑过来亲吻他,眼神无辜又捉摸不定,却不小心透出太多狡黠。
他只在他面前将冠军的外衣一层层褪去,他缓缓的跪下去,在他面前低声轻喃:
“只为你,我的juve。”
他敢断言这世上没有任何人见过他的少年这般虔诚又卑微的模样。
回想那时,他耀眼到令他疼痛。
那是太过久远而早已逝去的1995-1996,金子般的少年,永不坠落的星辰。

所有的希望最终走向幻灭,他的少年是在一瞬间长大的,伴随着他们不可战胜的那个时代的轰然坠落,最顶端的那颗星辰划出一道炽烈凄厉的弧线,然后消散在燃烧后的余烬里。

“Ale,关于去留,我想知道你的态度。”作为兄长他不想逼迫alex,但作为经纪人他不能在转会上陷入被动,至少要知道alex的想法。
“我不知道。”他的声音有些茫然,还带着一丝怯懦和沮丧。他的哥哥,紧紧拥抱他之后,去为他争取最大的利益。而他只是坐在原地。
他的少年,曾经耀眼的星辰,现在却像受伤的幼狮般狼狈蜷缩在角落里,脸色疲惫而苍白。他眼中那些曾经闪闪发亮的光华都蒙上了一层黯淡的阴影。
“juve。”少年的目光躲闪,他的到来没有给少年带来一丝快乐的转变,反而令他更焦躁不安。
在一切乱七八糟的事情和糟糕的战绩背后,alex没有和他说过一句道歉的话,不合时宜的倔强。
那道膝伤不仅撕碎了少年的灵气和能力,也把他们的关系撕扯得支离破碎,绝望和失望在交替蔓延,冰冷的铅字和聒噪的广播都替他们提前宣布着分离的消息。
明明面对媒体和外界时他还是锋利的,明明做错了事仍理直气壮的,可独自一人的时候他便完全落寞下来,像烈日下蜷缩起来的花草。
“你现在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我不能进球。”
“我和他关系恶劣。”
“很多人想要这个位置,有人比我更适合……”
“停下。”他用亲吻堵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嘴,他知道少年处于崩溃的边缘,快要失去惯常的冷静和矜持,“我站在你这边,alex。你要永远记住,我始终和你站在一起。因为你和他们不同。”
所有的一切,他一直是笑着应对的。98年的受伤、00年的欧锦赛、运动战不进球、岌岌可危的更衣室关系。
这个吻灼热到太过疼痛,他第一次忍不住崩溃而撕心裂肺的大哭,像这样年龄的其他孩子一样,害怕、无措、哭泣以寻求安慰。
“如果我就此再也找不回状态。”
“那你就继续安心的当你的队长,上场,踢球,我会为你找来最合适的搭档。”
当那些话筒举到Juventus的脸上,将他的队长贬到尘埃里,责难alex过高的薪水和进球的无力。他就会接过话筒然后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他们一样的偏颇又固执,在那时宁可拥抱着彼此一起死去也绝不放手。
“对不起。”
“我始终相信你, alex。”他捧着他破碎过的膝盖,如同捧着当年那个举世瞩目的珍宝,共同捱过最艰难的那段时光。
或许一切是从那时改变的,从那时起,他就再也不可能离开,他就再也不可能爱上别人。

而当世事幻化成最不堪的样子,他却失去了资格和立场来拥抱他的alex。
“你为什么要和皇马谈到我?”
“不然卖给inter?”Juventus第一次用嘲讽又冰冷的口吻和他的队长说话。“你要是想去也可以。”
“我不会离开。”
“我现在没有闲钱养你。”
“我可以减薪。”
“降乙还要减9分。”
“判决消息我们同时收到的。”delpiero皱眉道。
“Zlatan、Gianluca、Patrick、Fabio、Lilian都谈好了,其他人留不到一半。”
“意料之中。”
“或许会有追加处罚。”
“无所谓。”
“你和Andrea……”
“那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令人窒息到发疯的静默,空气凝结在彼此之间。良久,Juventus先开口道:
“你真的不怨我吗?”
“你指什么?”
“所有这一切。隐瞒、欺骗和最后的结局。”
“我们已经经历了那些,我也会陪你走过将来的一切。”del piero沉声道,“我们会回来的。不过,”他笑了,Juventus不禁有些怔忪,这样简单纯粹的笑容已经消失很久了。他不禁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那个孩子腼腆的笑。“就算有一天陪你去打业余联赛,我也毫不犹豫。”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说,Juventus先生,你真是太伟大了。你是特殊的,因为你总能得到冠军。”
“那我现在再告诉你一次。”delpiero恢复了严肃的神情,他用比在婚礼上宣誓时更郑重的口吻说道:“Juventus先生,你那些卑鄙的小手段一点都不伟大,今年的意甲和欧冠冠军都没你的份。但你永远都是特殊的,你是唯一的爱,伟大的Juventus。”

一纸空白的合同只维系了一年,十九年的荣辱与共行至终点。
多少个昼夜更迭着悲欢胜负,曾经熟悉的一切终于渐行渐远。
他们的关系上一次降到冰点,已经久远到他记不起来了。但是都无所谓了,一切都再也没有关系了。
他为他准备了一场盛大的告别,但alex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我可没有要在你这里退役,Juventus。”他生硬的叫着他的名字,把都灵的一切都打包起来,连家中吊灯上的流苏都不留下。
做足了永诀的架势。
他去他的家中看着他乒乒乓乓的收拾行装,失去了一贯的温润,越收拾越是一地狼藉。厨房角落还静静躺着几只杯盏的尸体,细碎的玻璃上流转的光华倒是令Juventus忽然有些怀念从前那双澄澈的琥珀色眼眸。他只是笑着道:“真的不回来了?”
delpiero置若罔闻,片刻过后,他还是转身去拥抱他,“我会回来。”
他只会为他低头,他原谅他的一切,就如同他当初包容了他的一切。
“我知道我终究会败给岁月。”delpiero哑声道。
“那我就用岁月为你雕一座丰碑。”他摸摸他的少年的头,他还记得他的少年那头蓬松卷发的柔软触感,可他的少年却已经老了。

骄傲,任性,偏执的爱。从年少时就根植在血脉中的性情。本应被世事打磨驯化的,却因他的庇护被强行留下了。
“你和媒体说想要回来的频率已经能和当年那个金童进球的效率相媲美了。”
“我的确想过回去,Juve。”
“你在利用媒体和我闹别扭么?外界都以为是我冷血到不让自己的功勋队长回家。”
“难道不是么?”
“谁才是说不的那个人?越来越狡猾了,alex。”
“这些都是你教我的,Juve。所有的一切,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
“你曾经是我的一切,那时你也只属于我。但你还是扔下我。”他眼中有一种太过明丽的恶毒。“说到底我还是和那些人一样,和所有其他人一样。”
“我可没有在他们离开了之后,还年年为他们庆生、播报他们的消息、在所有的活动里一次次不厌其烦的提起。”
“因为现在我是你最得意的杰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少年眼中的光亮熄灭了,取而代之是云烟过眼的沧桑冷漠,“但我不会一直是。等到有人破掉我的那些记录,你就会把我扔进历史的尘埃里了。”
“你是不同的,有些人不过是过客,不过是彼此合作。”
“我就是,Padua而来与你合作的人。”他早已不再年少,可他任性的口气就如同他们初识的时候。
“我不在乎你和他们怎么样,我在乎的事只在你我之间。”
“我提过退役10号球衣。”
“我不会剥夺那些和我拥有同样梦想的孩子们的权力。”
“我提过在阿尔卑给你办一场告别赛。”
“我又不是在那里退役。”
“你也不肯来现场看看我。”
“我说我会去的,是你没本事进到欧冠决赛。”
“是。”Juventus举起双手表示投降,“都是我的错,我的小王子。都是我错了,是我不好,可以吗?你消气了吗?”
他逆光站在那里,神情全部隐没在暗处。只有睫毛如那双卷起飓风的蝴蝶翅膀,颤动如他们的相遇又分离,有如命运,太过美丽而惨烈。
Juventus看到面前人双肩微颤,随之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
他的少年,他太过了解alex了。可以为了他毫不犹豫抛弃所有,也会在不满时狠狠咬他一口。
这么多年,仍然像个小孩子,或者说,只有面对他的时候,还会像个小孩子一样乱发脾气。
他的老男孩气鼓鼓地把头埋入他怀中,“我仍然很伤心。”
“对不起。”
“我都明白,但我仍然很伤心。”
“我知道。”因为我也一样不想与你分离。

“Alex,想要一场盛大的婚礼吗?就在这里,在整个国家的见证下,在都灵城。”
“你已经让我心碎了。”他的少年固执得不肯妥协,狡猾又记仇的家伙。可他就是舍不得苛责。他是他一手宠出来的骄傲,他想到当时媒体抨击他是“妈妈的男孩”,他摸着生气炸毛的少年的脑袋,笑着调侃,“你就是我的小男孩啊,还没断奶的那种。”
“Juve!”他的少年就会操着那生来软软的声音,气恼却毫无杀伤力的责难,听起来像是撒娇。他舍不得他受一点点委屈,而为他做了许多太过偏心的事,也使他承担了太多的压力和非议。
“如果是在Juventus·delpiero球场举办呢?”
那个人磨磨蹭蹭的脚步终于停住了。
Juventus走上前把愣住的人拥入怀中:“这个聘礼你喜欢吗?这样够不够诚心诚意。”
“我这一生的每次哭泣都是为了你,Juve。”那么高傲的人终于放下他坚硬的外壳,变回当年那个狂热痴迷他的孩子。
“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要你快乐,alex。”无论外界如何评价,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无论其他人优秀还是伟大,只有你才是我的少年。你想要的,我为你拿来。任何你不喜欢的,我都会让他离开。

“我会老去,会死去,终究会离开,而你永恒。”
“那我会把我们的故事告诉那些后来人,我会给他们讲埋入时光的往事,在你的生日,在你的忌日,在你到来的日子,在你告别的日子,在你第一次进球的日子,在我们第一个冠军的日子,在每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我会大声的告诉所有人,我的少年。
他来过,存在过,是我最刻骨铭心的爱人。”

可那曾经的一切,再也不会回来了。

end.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北離 | Powered by LOFTER